腾讯分分彩开奖依据 > 情感文章 >

那些你亏欠我的小时光——玩家原创情感短文

  当我在他的金箍棒下魂飞魄散之时,心中只一个念头,这一生,你终究是亏欠了我。

  我家住在傲来国,与大唐不同,傲来国人素来亲厚,偶尔山精地怪觅食闯入,也不惊呼妖怪乱棒打死,反倒拿出吃食好生招待。

  后来我好多次想过,倘我当时只是转身离去,之后会不会不一样。可我当时只是静静等那石猴醒来。

  石猴醒来时吱吱乱叫,好像怕我抓他一般。我只是笑笑,小猴子,你以后要喝酒再来我家,可是,你要常常来陪我说话。

  村中最年长的老爷也说过,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。那些法力无边的仙人们都住在天上,我想,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见石猴了。

  当傲来国中的人终于无法容下我时,我也选择离开。真讽刺,他们能容忍山精地怪,却无法容忍一个和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,人。

  我想那时我已经很老了,我能看到我疯长的雪白长发。可我一直得不到他的消息。直到遇到平天。

  说起往事的时候,平天总是摇头,取经风餐露宿的,哪有在花果山当大王逍遥自在?

  我知平天心中定然藏着美好女子。因他常常吃醉了酒。执起我的手在胸前比划。然后轻声的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

  他赠我胭脂。送我衣帛。看我淡扫娥眉。与我吟诗作对。抱我坐上他的高头大马。

  平天时常捧着我的手说,玉儿,你的手是这般冰冷,是否每个女子的手都是这样冷。

  当年爹的亲生女儿因恶疾夭折,他便逆天将他女儿的魂魄锁在玉石内,又找到成精的白骨。可终究一副躯体只得一个魂魄。

  我感化了玉石的灵气,却终究不是爹的亲女。而傲来国人又因爹这般肆意妄为,终究容不得我。

  万寿山与天地同寿,我想,我便在这终老算了。直到再次听到石猴的消息,那时,他已叫悟空。悟空悟空,色即是空。

  我先是化作当初我见石猴的模样、化作邻居家那个经常喂他桃子的老婆婆模样、最后化作爹爹的模样,可他彻底忘了我,忘了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。

  当他的金箍棒砸在我身上之时,我突然想起那个高僧说的,若他真是你的劫,也须得由你心甘情愿陷进去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