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分分彩开奖依据 > 爱情文章 >

我挽回了1000段爱情自己却留不住恋人

  七夕前夜,闷热的杭州下了场阵雨。雷宾在一家临江的西餐厅,约一个短发女孩晚餐。夜色正美,短发女孩穿着T恤和牛仔裤,衬出妖娆的曲线。

  讲完一个笑话后,雷宾顿了顿,盯着她的眼睛说:“通过我的观察,我觉得你这个女孩不错,如果有幸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,我会非常幸福。”

  表白是精心准备的,吐字清晰,气氛刚刚好。作为小有名气的情感工程师,27岁的雷宾专职处理感情世界里的疑难杂症,设计表白的场景是基本功。

  雷宾明白,这代表她答应做自己女朋友了。他有些沮丧,但还是表现出兴奋的样子,甜蜜地道别,并相约一起过七夕。

  第二天晚上,雷宾应邀在一个QQ群里做线上沙龙,解答年轻人的情感问题。活动预计在9点半结束,结果一直拖延。晚10点时,短发女孩发短信催促,雷宾回复说,在忙。

  节目终于录完,离情人节结束只剩一个小时。雷宾躺在床上,突然不想联系短发女孩了。他走出出租屋,穿过街头成双结对的人流,决定找几个哥们儿去烧烤摊喝酒。

  “我长得不帅,她长得漂亮,我一表白就接受,她凭什么接受我啊?都没见过几面,一点也不了解我,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、什么时候会发脾气,为啥就接受我呢?我还不接受呢。”

  两个多月后,在北京南边一家餐厅,雷宾倒了一杯42度的牛栏山,眼神真切地看着我,开始讲述自己的感情经历。

  1989年9月,雷宾出生在安徽阜阳,父母都做小本生意。三兄妹里,他排行第二。

  上到初一,雷宾辍学了,老师和家长们都松了口气。雷宾是镇上出了名的问题少年:打架斗殴,向低年级学生收保护费,经常挨学校处分。

  辍学后的雷宾先在服装厂干了一阵,又跟着老乡到浙江绍兴打工。小地方结婚早,还在十七八岁时,堂嫂就给他介绍了相亲对象:一个在镇江做商场售货员的女孩,和雷宾是同乡。

  认识一段时间后,当年春节,雷宾去女孩家拜访,对方的家人对他很满意,雷家便着手准备定亲。

  女孩到火车站送别雷宾,雷宾回去后混起了黑社会。过了半年时间回乡,朋友问起他的婚讯,他脑袋一懵,说那次分别后就和姑娘没联系了,表情像个弄丢东西的小孩。

  等之后做了情感工程师,雷宾自我剖白,觉得当时少不更事和玩心大。可很快,他开始想不通另一件事:“半年时间,那个姑娘为什么也不联系我呢?”

  这段婚事被遗忘后,雷宾在绍兴过起了古惑仔的生活:打群架、收保护费、抢游戏机、承包夜总会安保,用他如今的话总结是挥金如土、令人发指。20岁时,他开了两家赌场和一家游戏厅,靠着做赌局和夜总会安保,一个月能有十几万的收入。他自己也赌,500元开赌的斗牛,他一个晚上能赢30多万,另一个晚上也能输10多万。

  2009年,雷宾遇到了比他小三岁的同乡女孩林林。林林在服装厂打工,喜欢上了当时年轻气盛的雷宾,洗衣做饭,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。雷宾接受了这份感情。

  有一天,林林对雷宾说,想换个轻松又来钱快的工作。在周围朋友的怂恿下,雷宾随口说,你去夜店上班吧。他没想到,姑娘真的去了当地最高档的夜店。

  夜店老板看雷宾的面子,对林林很关照。林林在夜店上了一年班,重新回到工厂打工,和雷宾感情淡了,提出分手,但还是保持着联系。分开后第二年,雷宾的经济状况有些走下坡路,林林还转来了几笔钱。

  提起这段往事时,他连续三四次讲不下去,说“不聊这些了不聊这些了”。在我的反复追问和酒精下,才又谈起来。

  他说,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林林,他不该让一个纯真善良的女孩偏离轨道,接触到夜店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。但他当时不缺女人,只贪恋钱财,所以没觉得有什么。

  直到如今,只要聊起林林,林林的表哥还是会对雷宾破口大骂。这件事成了雷宾混黑社会几年的一个伤疤,和打群架时被砍刀击中脑部落下的脑震荡一样,留在他身体里隐隐作痛。

  后来帮助很多情侣感情复合,让雷宾得到一些心理安慰。一想起对不起的林林和在黑社会时做的混账事,雷宾就觉得“像是在赎罪”。

  怀着对往事的歉疚,2013年10月,雷宾告别了混社会的生活,开了一家名叫 “魔方事务所”的淘宝店铺,替人表白、分手、复合、带孩子、处理婆媳矛盾等等,像《银魂》里接各类麻烦事的万事屋。出名之后,事务所更名为雷宾婚姻咨询有限公司。

  雷宾开事务所的灵感离不开他当时看的几部电影。《顽主》里,三个年轻人成立了一家 “3T” 公司,打出“替您排忧,替您解难,替您受过”的招牌。《爱情维修站》里,小三劝退和代人复合都有涉及,电影剧情和雷宾之后做的如出一辙。在这之外,他还去合肥一所高校读了两年应用心理学。

  情感咨询的客户多数是女性,求助内容有帮忙表白、分手、分手后复合、出轨后复合、厌倦后重燃激情等等,几乎涵盖了爱情在不同阶段所有的困境。

  13年秋,杭州高教园一对大二情侣闹分手,女生找上门来。雷宾安排两个哥们和男生发生冲突,再由女生上演勇敢救场的戏码,小情侣和好如初。

  去年陕西咸阳一对中年夫妻遭遇婚姻冷暴力,连续几年分房睡。雷宾为妻子请了化妆师,安排了下班的社交活动,丈夫逐渐感觉到危机。等妻子拿出假冒的离婚协议时,丈夫后悔莫及,才知道这是一场用心良苦的戏,夫妻感情好了起来。

  这类案例不胜枚举,无论挽救还是增进一段感情,雷宾开出的药方都是让感情遭遇危机,像拿着根针戳一下丧失痛感的人们。弥合感情,也拆散感情,只要委托人能获得安慰。

  和第三个女友小怡相处时,雷宾很不喜欢小怡身边那群不务正业的朋友。用雷宾的话说,就是整天怨天尤人,充满负能量。

  11月的一天,雷宾陪小怡参加一个朋友的饭局。饭后,一群人去了酒吧,两坛米酒、一瓶红酒外加六七瓶啤酒后,本来酒量不小的雷宾喝得有点多了。

  他醉醺醺回到13层的酒店客房,体内积压的情绪突然爆发。他砸掉了自己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,砸碎了房间的双层厚玻璃,周围人根本拦不住。坠落的玻璃片砸坏了停在楼下的三辆车,其中有一辆宝马。

  第二天酒醒,看到外面狼藉一片,雷宾懵了。来处理事故的警察以为是情侣吵架,问他女朋友去哪儿了,雷宾说去上班了。

  雷宾像挨了一记闷棍,突然酒醒了。他知道小怡在新开的工作室,每天只负责开门关门,根本没什么事可干。处理事故得赔车主三四万,他身上没带那么多钱,联系到小怡时,小怡却告诉他,来不了。

  春节前一个月,小怡说过年想去雷宾老家。雷宾兴奋地告诉了母亲,一直担心雷宾个人问题的母亲知道后,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,邻里街坊也都知道雷家有喜事。

  快过年时,雷宾从湖北办事直接回到阜阳老家,小怡却告诉他,自己另有安排不想来了。雷宾全家空等了一场。更让雷宾受不了的是,小怡的 朋友圈分明显示她每天都在玩,什么事都没有。

  “要是没有小怡那群朋友,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。”雷宾坚持认为在这段感情里被玩弄了。他反思起自己的性格缺陷:冲动、低情商、心胸狭隘、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。这和客户眼里高情商、有责任心、有正义感的形象截然不同。

  当被问起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时,雷宾顿了顿,说,谈恋爱就像身处风暴中心,很难不带有个人情绪,这和解决别人的事,不一样。

  想到年过六旬的父母还在为儿子的婚恋操心,雷宾觉得不孝,还抹过眼泪。单身后的他变了,不再热衷社交,也很少和朋友掏心掏肺地聊天。休息时,他就一个人在办公室待着,倒一杯红酒,俯瞰黄昏下悠悠的钱塘江。

  他的前女友们都夸他细心,会制造惊喜,会挑礼物,雷宾不觉得自己丧失了爱的能力,他决定重新寻觅爱情。

  追女孩,信誓旦旦地表白,测试女孩们被表白后的反应,然后做出应对——这样做了几次后,他意识到与其说自己在寻爱,毋宁说是在做一种职业性的狩猎练习。就像看到一个有眼缘的女孩,他上去要到了她的微信和 联系方式,却总是忘记接下来去主动聊天。

  猎艳也让他格外在乎感情中的态度问题。他发现,那些答应他告白的女孩对他毫不了解,大概只是看重自己有钱、有公司或者什么。都市男女的套路就像剧本台词,坐在桌子对面的他都能猜到女孩下一句会说什么。

  雷宾向我描绘了心中理想的感情状态:对方不需要多漂亮或者多有钱,成熟一些,会懂得理解和体谅,有稳定工作、有车,两个人还房贷,一起上下班,一起做饭,周末郊游就挺好。

  “最重要的是,她对自己的情感世界有清晰认知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又有自我保护意识。这很重要。”

  离开北京前,我们最后吃了一顿饭。雷宾悄悄对我说,自己最近看中了一个姑娘,也在杭州,工作稳定,人也踏实。他正琢磨回去之后,应该策划一个什么事件展开追求。

  在我央求下,他让我看了眼姑娘的照片:瓜子脸、长发、大眼睛,打扮得温柔而妩媚。

  低头看了眼自己微微隆起的啤酒肚,他又补充说:“如果我没有肚子,再强壮一点,或许更快吧。”